您的当前位置:炉石传说专区> 资讯>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2018-10-27 12:00:51 网友评论0|来源:炉石传说盒子|作者:老团长|进入论坛|进入官网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自古神兵配英雄,炉石起源于魔兽世界,炉石里面也有不少神兵利器是魔兽里面来的,今天这期我就来给大家说说炉石里面那些神兵利器。比如萨尔的毁灭之锤,地狱咆哮家传武器血吼,老佛爷那把砍断魔剑霜之哀伤的灰烬使者,炎魔之王的萨佛拉斯,伊利丹的双刀埃辛诺斯战刃,艾泽拉斯第一孝子的霜之哀伤等。

  1. 埃辛诺斯战刃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这把武器炉石里面可能大家没有使用过。其实很早以前的炉石新手教程最后一关收关boss伊利丹就使用过。442埃辛诺斯战刃,没有任何的技能。当时我就感觉非常奇怪,伊利丹用的武器,居然没有技能。现在想来是为了给大家减少难度,当时伊利丹技能2费找回2个21的埃辛诺斯之焰。我们初始英雄用的吉安娜,只能使用火冲。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炉石新手教程最后一关,打败伊利丹你才能进入酒馆

  埃辛诺斯战刃,俗称蛋刀,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所使用的武器。相传埃辛诺斯战刃是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中,伊利丹从一名名叫埃辛诺斯的末日守卫军官手中缴获的。魔兽有句老话“蛋刀一出 兄弟全无”,说的就是这把神器埃辛诺斯战刃。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炉石新手教程伊利丹用的442白板蛋刀

  接下来我便给诸君说一说伊利丹与这把埃辛诺斯战刃的故事。在魔兽官方小说上古之战的时候,当时的伊利丹的职业和当时暗夜精灵大部分人一样,一开始创建角色的时候,便选择了狂拽酷炫的法爷。当时暗夜精灵就是居住在永恒之井的旁边,他们沿湖而居,新建了富丽堂皇的城市,便是以当时暗夜精灵女王艾莎拉的名字命名,艾萨琳。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当时的暗夜精灵发现了永恒之井井水的奥秘,但是因为一部分人过度的使用魔法引来了燃烧军团。当时的五色巨龙创作的巨龙之魂。被萨格拉斯顶上了,萨格拉斯认为这件神器配合永恒之井的力量,就可以打开一个巨大的传送门,自己就可以降临艾泽拉斯。在五色巨龙的故事里面,我提到了玛法里奥变成豹子潜入死亡之翼巢穴偷出了巨龙之魂,结果路上碰到了他弟弟伊利丹,玛法里奥碰到他弟弟时候,被他弟弟的眼睛吓了一跳,结果伊利丹把巨龙之魂抢走了。

  原来在玛法里奥偷巨龙之魂以前,伊利丹假装投靠了燃烧军团,骗取军团之主萨格拉斯的信任。萨格拉斯用烈焰烧毁了伊利丹稀有的琥珀色眼睛,从此伊利丹原来的眼睛中间眼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碧绿色的邪火,虽然伊利丹没办法像正常人那么看世界了,但是这团火焰使得伊利丹就算闭上眼睛,也可以看到周围能量的流动。伊利丹为了不吓唬人,戴上了眼罩,所以大家一直以为伊利丹是瞎子。后面的故事在上古之战中,伊利丹从一名名叫埃辛诺斯的末日守卫军官手中缴获了埃辛诺斯战刃。后面伊利丹的故事,因为这篇写埃辛诺斯战刃的,关于伊利丹的故事留到后面,我再给大家好好介绍一下伊利丹。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获得的蛋刀以后的伊利丹

  在魔兽争霸3的时候,因为天灾军团背叛燃烧军团,伊利丹奉基尔加丹之命用萨格拉斯之眼摧毁冰封王座。巫妖王耐奥祖受到重创阿尔萨斯受到了巫妖王的召唤,急于回去解救他的主人;而伊利丹听命于基尔加丹,他要阻止阿尔萨斯的行动,并最终消灭背叛者巫妖之王。他们遭遇在冰封王座之下,而埃辛诺斯战刃与霜之哀伤,这对宿敌的武器也首次相遇。虽然阿尔萨斯暂时地击败了伊利丹,但相信这对宿命之敌将再次对抗,而埃辛诺斯战刃与霜之哀伤也会再次相遇。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2. 霜之哀伤

  在冰封王座篇说道,燃烧军团首领基尔加丹残酷的把兽人萨满祭祀耐奥祖的灵魂剥夺出来 耐奥祖的灵魂被放入了一颗经过精心雕的冰块中,为了这块从扭曲虚空的远方采集的冰块如钻石般坚硬。在被装入这个冰冷的容器之后,耐奥祖感到他的思想扩展了数万倍。为了保证巫妖王计划的顺利进行,恐惧魔王一族锻造造了魔剑霜之哀伤,基尔加丹赋予了霜之哀伤窃取灵魂的能力。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被恶魔的混乱力量扭曲的耐奥祖成为了一个幽灵般的生物,从那一刻起,兽人萨满祭司耐奥祖永远消失,而巫妖之王诞生了。为了确保耐奥祖的服从,当时机成熟再无疑虑,这块冰晶随后被投入艾泽拉斯世界,落放在诺森德荒凉的冰原之上。巫妖王在自己的囚牢上制造了一处裂隙,令霜之哀伤从中落出,并指引着他的爪牙们将这把符文剑带离冰峰王座。耐奥祖意图用这把剑作为诱饵,寻找一个强大勇士来解救他永不休息的灵魂,并最终成为他的灵魂容器。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被囚禁在冰封王座中的耐奥祖与克尔苏加德

  穆拉丁和阿尔萨斯发现了霜之哀伤并阅读了剑座上铭刻的预言。铭文上警告说,霜之哀伤的持有者将获得永恒的力量,然而也将付出代价:“剑锋饮血之时,亦将重创灵魂。”然而阿尔萨斯不顾这警告和穆拉丁的劝阻,发誓为了获得此剑不惜代价。在王子鲁莽的冲动之下,霜之哀伤自动从封印的冰中飞出并杀死了穆拉丁。阿尔萨斯拿起了宝剑(喔 7费5-3这么强),扔下了属于圣光的锤子(1费1-4弱鸡锤 老子不要啦~),心中最后的人性也荡然无存。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穆拉丁与阿尔萨斯找到霜之哀伤

  整个洛丹伦王国都在欢庆阿尔萨斯王子从诺森德凯旋而归,然而他们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阿尔萨斯在泰瑞纳斯国王面前屈膝,却又很快拔剑刺穿了父王的心脏。在巫妖王的命令之下,堕落的王子杀死了自己从前的良师益友:光明使者乌瑟尔,又夺取了克尔苏加德的残躯。阿尔萨斯的所作所为,令洛丹伦王都——昔日被誉为人类王冠上的宝珠,现在成为了死亡和绝望的沉寂之地。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阿尔萨斯沿着冰峰王座拾级而上,有人说他此时心智尚存,有人说他自拿起霜之哀伤便已是巫妖王的傀儡。无论如何,当死亡骑士来到封印符文甲的冰块面前时,他的意识里只剩下一个声音。“还剑入鞘!”巫妖王命令道。“达成圆满!放我出去!”阿尔萨斯大吼一声,霜之哀伤应声落下,粉碎了冰峰王座。接着他戴上了耐奥祖的头盔,把自己和巫妖王融为一体。

  3. 灰烬使者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天灾肆虐,生死茫茫,

  在那暗无天日生命陨落的地方,

  人们嚎哭彷徨,

  何人给我希望?

  振作,坚强!

  啊!圣光!

  赐予我力量!长刃过处,黑暗散去,光芒万丈!

  “同胞们,鼓起勇气吧,灰烬使者来了。”

  这把武器是炉石第一次出现的橙色武器。这把大刀上可比肩血吼下可完虐奥金斧,挥刀之际,敌人一半的血量已经没有了,所以玩炉石无脑都会带上这把刀…的主人----佛丁(还不是因为丁丁太强了)

  那么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把在光与影之间摇摆,在圣光和暗影中被反复淬炼过的神兵利器。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在第二次战争期间,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是洛丹伦联盟的指挥官之一,也是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在黑石塔战役期间,莫格莱尼得到了那块在兽人术士所使用过的,一块源自兽人本土德拉诺的黑色水晶。那块黑色水晶的邪恶光环散发着无法抵抗的力量,以至它撕裂了莫格莱尼的右手,任何的圣光法术都无法治愈这只受伤的手。没办法莫格莱尼只能把这块水晶封存在一个盒子并将它隐藏了起来。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随着亡灵天灾的威胁出现,莫格莱尼来到了南海镇,召集了他在白银之手内部的朋友们和顾问组成的议会。这些人包括:莫格莱尼的首席顾问法尔班克斯、圣骑士阿比迪斯和提里奥·弗丁、牧师伊森利恩和奥法师杜安。莫格莱尼向他们展示了这块邪恶的水晶,他认为可以在对付亡灵的战争中使用它。不过牧师伊森利恩拒绝这个提议,伊森利恩认为这块水晶过于邪恶和危险,必需摧毁掉。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他试图用圣光的能量攻击水晶。但令众人惊异的是,这块水晶灌注了圣光的能量然后开始变换颜色,从黑紫色变成了火红的橙色。当莫格莱尼触摸这块水晶时,受伤那只手被奇迹般地治愈了。于是莫格莱尼等人决定将其制作为一件强大的武器用来对抗亡灵天灾军团。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灰烬使者的铸造者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

  当时矮人拥有世界最好的铸造工艺,于是莫格莱尼带上这块水晶启程前往白雪皑皑的铁炉堡寻求铸造之道。莫格莱尼来到了铁炉堡,请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铸造一把兵器,并将这块水晶铸造了进去。麦格尼·铜须此时刚刚得知其兄弟穆拉丁的死讯,泰瑞拉斯国王也死在了自己儿子的剑下。出于对亡灵天灾的愤怒,矮人国王十分愿意铸造这件对抗不死族的武器,并将其描述为“最伟大的创造”。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麦格尼铜须站在火炉前,想起自己再也见不到的弟弟穆拉丁。他把他的狂暴与愤怒,化作力量,倾泻在自己的锻锤上,一次又一次径直落下。他大声的咆哮在火炉前久久回荡。不知道过了多久,疲惫的国王宣布,这把旷古绝今的神兵终于完成了。这把剑承载了精纯的圣光之力集合了所有人的希望。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灰烬使者”老莫格莱尼

  当我们去70级的拯救萨尔五人本里冒险时,还可以看到莫格莱尼等人开会准备铸造灰烬使者的彩蛋的。

  大领主莫格莱尼,灰烬使者第一任持有者。代表了洛丹伦最后的意志和愤怒,此生此世,只为,向天灾复仇!从此瘟疫之地亡灵天灾那些稍有思考能力的成员,听到灰烬使者的大名就闻风丧胆,看到灰烬使者的光芒就狼狈逃窜。莫格莱尼经常独自冲进亡灵大军,高举灰烬使者而毫发无损,而他身后留下的只有尸骸与灰烬。

  谁也不曾料到,如此荣耀的父亲,会引来儿子无比的怨念——亚历山德罗斯对长子雷诺过于苛刻的要求以及对次子达里安的溺爱招致雷诺的愤恨。不知不觉间,灰烬使者已经落入亡灵天灾所设计的陷阱之中……

  当阿尔萨斯成为巫妖王而陷入沉睡后,作为其得力部下的巫妖克尔苏加德接管了天灾军团在东瘟疫之地的一切军政要务。在与克尔苏加德的战斗中,莫格莱尼所率领的白银之手骑士团一度占据战势主动。不久,莫格莱尼接到了达索汉(这时已经被恐惧魔王巴纳扎尔占据)的邀请,只带了他的幕僚法尔班克斯和儿子雷诺去赴约,而雷诺已经被巴纳扎尔蛊惑了。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恐惧魔王巴纳扎尔的图没找到,发个炉石的恐惧魔王原画

  他们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天灾军团的埋伏。激战中法尔班克斯与雷诺生死不明,但灰烬使者的强大力量是不可阻挡的,亚历山德罗斯凭借灰烬使者所爆发出的圣光之火烧尽了天灾军团的大部分军队。尽管筋疲力尽,伤痕累累,但亚历山德罗斯却越战越勇,天灾士兵犹如被镰刀收割的麦浪纷纷倒毙在灰烬使者的剑下。本来数不清的亡灵天灾,也渐渐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残兵败将。这时亚历山德罗斯的心头,燃起了一丝胜利的希望。在灰烬使者面前,亡灵天灾根本不足为惧,然而最为可怕的,是躲在身后的暗算——当亚历山德罗斯放下武器在亡灵的尸体里翻找法尔班克斯与雷诺的下落时,灰烬使者的剑刃突然从背后刺穿了他!在死尸堆内死里逃生的法尔班克斯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幕——只见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无力地呻吟道:“你!你干什么?!雷诺?为什么?!”在利剑刺入自己父亲心脏的一刻,雷诺才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惊恐万状,但是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堕落后的灰烬使者,原来作为白银之手标志的一个手,变成了象征着死亡的骷髅头

  堕落的力量腐蚀了灰烬使者本身并吞噬了原有的圣光力量,而愤怒与绝望之心亦污染了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克尔苏加德抓住了机会将其复活为死亡骑士镇守亡灵天灾的空中堡垒纳克萨玛斯。克尔苏加德称死亡骑士大领主莫格莱尼为“巫妖王最伟大的勇士”。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成为纳克萨玛斯天启四骑士之后的老莫格莱尼

  但是,不要放弃希望!大领主的次子达里安在圣光的指引下,找到了银色黎明,并得到了协助,勇闯纳克萨玛斯,并击败了自己的父亲,夺走了堕落的灰烬使者。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手持堕落的灰烬使者的达里安·莫格莱尼

  复仇心切的老莫格莱尼附身在灰烬使者上指引儿子前往了血色修道院,在达里安面前砍下了他哥哥的头。面对达里安绝望痛苦的眼神,老莫格莱尼的灵魂悲伤的扭过了头去。

  虽然手刃了狗儿子,但是父亲的灵魂附在堕落的灰烬使者上无法得到救赎。于是达里安带着堕落的灰烬使者去寻找隐居的老弗丁。可是即使老莫格莱尼最信赖的弗丁也无能为力。弗丁告诉达里安,只有爱才能战胜腐蚀灰烬使者的邪恶力量。

  达里安在弗丁身上视乎找到了想要的答案,他前往圣光之愿礼拜堂,这里是银色黎明在东瘟疫之地的据点。希望能帮父亲找到最后的救赎,但是他目睹的则是排山倒海的亡灵天灾在克尔苏加德集结重兵围攻这里。因为圣光之愿礼拜堂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在礼拜堂的下面隐藏着一个墓穴。墓穴里面沉睡着无数与天灾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英雄。为了不让他们的遗体被天灾军团复活所用,银色黎明全力守护者这里。山穷水尽的小莫格莱尼终于知道只有自己的牺牲才能拯救父亲,于是,低吟着“父亲,我爱你”,他将灰烬使者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修道院下上千个圣光的英灵愤怒了,他们集体对亡灵进行了清算,一瞬间剿灭了亡灵的大军。无奈的克尔苏加德只好带走了小莫格莱尼的尸体,并把他复活成了死亡骑士,统帅黑锋骑士团。老莫格莱尼的灵魂总算得到了救赎,和众多英灵一起回归了修道院,得到了安息。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炉石骑士dk技能召唤的死亡骑士达里安

  在死亡骑士的任务中,他被派遣带领死亡骑士团再度攻打圣光之愿礼拜堂,但最后依然被巫妖王出卖,原来巫妖王只是想引出弗丁罢了。最终天灾军团被回归联盟的圣骑士大领主提里奥·弗丁击败。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灵魂随着圣光出现唤醒了儿子的正义之心。从巫妖王的禁锢中得以解脱的达里安与弗丁摒弃前嫌,在小莫哥并将堕落的灰烬使者交给弗丁,弗丁用圣光之愿礼拜堂的圣光之力净化了灰烬使者将巫妖王击退。达里安也继承了父亲的遗志成立黑锋骑士团,银色黎明与黑锋骑士团合并为银色北伐军携手对抗巫妖王的暴政。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在黑锋骑士团失败以后,巫妖王亲自现身,想亲手杀死弗丁。眼看弗丁就要丧生霜之哀伤的剑下,在最紧急的关头,小莫格莱尼将灰烬使者抛向了弗丁,一瞬间圣光的力量让灰烬使者重放光芒!凭借着灰烬使者,弗丁击退了阿尔萨斯,并宣布银色北伐军正式成立,是声张正义的是时候了!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银色北伐军剑指冰封王座

  冰封王座最后的一战,弗丁凭借自己的意志和灰烬使者的锋芒,斩断了霜之哀伤,千魂消散,阿尔萨斯魂断,正义终于得到了声张!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霜之哀伤被斩断,阿尔萨斯遭受魔剑反噬

  4. 影之哀伤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为了给对抗天灾的生者大军提供武装,达里安·莫格莱尼成立了灰烬审判军,这是一个由银色北伐军和黑锋骑士团最出色的匠人组成的联合组织。可尽管英勇无匹的十字军圣骑士掌握着圣光的力量,他们的领袖提里奥·弗丁拥有着灰烬使者,莫格莱尼手下的一些死亡骑士还是不由地怀疑起了他们获胜的可能性。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堕落的王子拔出魔剑 抛弃了圣骑士的信仰

  这些死亡骑士坚持认为,灰烬使者与银色北伐军固然强大,却仍不足以击败霜之哀伤。他们发誓说达里安·莫格莱尼暗地里早已发现了另一把传奇兵刃——而它才是击败巫妖王,净化诺森德的关键……而这把武器,如今还并不存在于世上。

  目前,这把武器只存在于模糊的构想当中,它的杀伤力无非是一股无力的愤恨。人们只能在私下里悄悄说起它,因为大领主有个习惯——他喜欢让公开谈论这把武器的人永远地闭上嘴。

  然而一把可媲美霜之哀伤的神器存在的可能性一直牢牢地刻印在黑锋骑士团成员们的心中。单单它的名字,就能激励熔炉燃烧整夜,让鼓风机不知停息,让灰烬审判军的黑锋铁匠们持续地挥动铁锤直到手指失灵。当其余的匠人艺人埋首于收集成百上千破损的武器,用磨刀石将他们打磨发亮之时,这些少数派则沉浸于梦想中,盼望一把武器能终结诺森德的战事。

  影之哀伤……传奇的双手斧,它诞生于神圣和堕落的力量当中,束缚着一千个亡魂,只有艾泽拉斯最强健的武器大师才能将其挥动。要创造出这样的东西看来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传言并没有因此而消逝。

  一些铁匠声称,影之哀伤必须是一把打磨得空前完美的普通的斧头,而另一些却认为影之哀伤该用一把对世界有着重大意义的武器重塑而成。而莫格莱尼自己,在众人的强力说服之下,说出了自己的见解,他相信只有阿尔萨斯自己的锤子才配做影之哀伤的雏形——而如此荒谬的要求竟只是打造影之哀伤的第一步。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圣光的复仇,阿尔萨斯用过的锤子

  不要以为拿到了阿尔萨斯用过的锤子便可以打造影之哀伤了接下来,接下来,要把这把锤子放入铁匠炉中重铸,变成新的武器 影之哀伤的雏形。为了进一步的强化这把武器,我们还需要一种诺森德的稀有矿石原料,萨隆邪铁。萨隆邪铁,顾名思义肯定和导游尤格萨隆有关,萨隆邪铁,其实是尤格萨隆以前被泰坦创造的守护者打败时候,流出的血液。这种血液凝固以后,形成了一种黑色的矿石,这便是萨隆邪铁。这种矿石巫妖王的手下不仅仅只有亡灵部队,而且巫妖王还把一部分活人奴役起来帮他挖矿,也就是挖萨隆邪铁。所以萨隆苦囚出场音效“这还得熬多久”攻击音效“放我自由”其实这些萨隆苦囚即使死亡,还是会被巫妖王拉起了继续工作。冰冠堡垒的城墙就是用这种萨隆邪铁打造而成,天灾军团用它打造了无数武器和装备,还有很多的防御工事和攻城机械。我们拿到阿尔萨斯丢弃的锤子以后将它用萨隆邪铁重制,然后用憎恶的酸血来蚀刻它,它就会提供我们需要的功能。

  要束缚住冰冷的斧刃中流淌的能量,影之哀伤必须用大量不洁的萨隆铁来打磨,而这些东西乃是上古之神尤格萨隆硬化的血液,只有熔炼金属的大师才能加工它们。

  要强化它的杀伤力,还必须用未完成的影之哀伤杀死那些最强大的天灾奴仆,并用这把斧头吞噬他们的灵魂。

  要斩开巫妖王的盔甲,影之哀伤还必须用冰封王座的碎片作装饰,冰封王座正是由当初基尔加丹取来扭曲虚空的灵冰雕琢而成。

  这把武器战士,圣骑士 死亡骑士都可以都可以用,炉石把这样一把神器作为战士dk的专属武器。我认为很合适。

炉石兵器谱上 霜之哀伤与它的宿命之敌

  据说,只有集合了这些强大的要素,影之哀伤才能被铸成。然而,即便这把斧头得以完成,疑问和恐惧仍不会消散。将被害者的灵魂囚入武器,用鲜血和扭曲虚空的精华来加工,这些做法跟铸造天灾的符文剑真的有区别么?

  阿尔萨斯,这个在他的年龄段上最虔诚的骑士之一,也会因为霜之哀伤的低语而迷失。那么强大的影之哀伤是否也会像它的姊妹剑一样,带给这个世界同样的苦难和灾劫?

  既然没有人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谁又有这胆量去试着挥动它呢?(挨揍的光头啊,23333)

  ▍后记

  这篇文章灰烬使者部分要感谢冰火丨奥布德里#5421的帮忙,这篇文章介绍几把炉石里面的神兵利器,因为字数的限制毁灭之锤,血吼,埃提耶什这些神器没办法一次性写完,大家期待一下,我后面的文章,谢谢大家。最后打个广告,奥布德里的炉石群,群号929915270,欢迎大家来我们群里和大佬交流炉石或魔兽故事,也可以来听大佬吹牛。谢谢大家。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 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0
0
0
0
0
0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雷囧 不解 路过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