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炉石传说专区> 资讯>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2018-03-10 10:57:46 网友评论0|来源:掌游宝|作者:哈登菲尔德的狗|进入论坛|进入官网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当安度因推开门时,原本嘈杂喧嚣的旅馆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吧台前醉意醺醺的光头大叔不明就里,端着酒杯正欲起身,被邻座的精灵猛地往下一拉,屁股与圆凳相撞,发出“砰”的声响,与大叔念念有词的咒骂一齐打破了原本的寂静。

  酒馆再次被吟游诗人欢快的曲子、众人吵吵嚷嚷的喧哗所笼罩。

  不时有好事者转过头来想瞧瞧方才寂静的源头,还有人冲这源头挤眉弄眼。安度因对此熟视无睹,他快步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挑了张看起来较为干净的桌子坐下,将包里的卡牌抽出,一张张摊在桌上。

  不一会儿,酒馆老板端了杯蛋奶酒走过来。安度因小声说了句谢谢,他朝老板摆摆手,又耳语了几句,再次低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酒馆老板无奈地摇摇头,回吧台将蛋奶酒换成了一杯更烈的茴香烧酒,重新端给他。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安度因是酒馆的常客。他并不是酒鬼,且长期以来谨遵父亲的教导——喝酒误事,一杯蛋奶酒解馋足矣。他来此地更重要是因为酒馆里始终充斥着欢快的气息。父亲曾于此与各路英雄好汉称兄道弟把酒言欢,不论对方是粗犷的矮人还是秀丽的精灵;不管对方是深谙奥术能量的魔法师,亦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各种族各职业齐聚于此,不争武技魔法的高低强弱,仅为一局炉石面红耳赤。

  板凳尚未坐热,已经有人向安度因发起了挑战——对方是一个身材健硕,手持一套深绿色卡牌的暗夜精灵。

  好事者围绕着桌子观战,一群人将这方角落挤得水泄不通。

  战况愈演愈烈,胜利的天平似乎已慢慢向精灵倾斜,就在众人以为安度因不可战胜的神话即将告终时,小王子猛然甩出一张深紫色的卡牌。霎时间一股浓烈的哀伤与愤怒之情扑面而来,萦绕在他四周的圣光逐渐被暗影所取代。

  “你输了。”暗影收割者的声音低沉喑哑,暗夜精灵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更多的挑战者无一不以失败而告终。这位准国王抛弃了以往孩子气的趣味套牌,扔下拥有强大力量的巨龙,转身投入暗影的怀抱。

  当酒馆的所有人都开始畏惧这股力量,无人再敢发起挑战时,安度因将卡牌收起,走了出去。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天气尚好,阳光洒在运河上泛起金色的涟漪。置身于圣光大教堂投下的雄伟阴影里,一丝难得的清凉扑面而来。

  安度因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暴风城。母亲从前常光顾的花店仍生意兴隆,店门口摆着一盆盆叫不上名字,正争奇斗艳的鲜花。角落里的宁神花他倒是熟悉,幼时一旦做噩梦,母亲便会将金色的花儿放在枕边安抚他睡去。

  街角卖白猫的姑娘已嫁为人妇。她挺着大肚子与丈夫一起逗弄环绕在周围的猫咪,二人脸上洋溢着即将为人父母的温暖笑容。安度因犹记得自己曾吵闹要一只小猫,母亲不让,最后还是父亲偷偷带回一只小狮鹫给他当生日礼物。

  小狮鹫渐渐褪去稚嫩的羽毛,长成羽翼丰满的大狮鹫。有一天它飞出皇宫再也没有回来过。

  暴风城历经多年仍屹立不倒,就连灭世者死亡之翼也仅仅给它留下带火的爪印。这座古朴威严的王都似乎凝固在漫漫时间长河中,一切都与过去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是这里的准国王现在既失去了母亲,又失去了父亲。

  他已不再是小孩子。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瓦王与蒂芬 By CYTHINA小凤(微博)

  黄昏渐近,安度因不知不觉已走到石碑湖畔。巨大的石碑静静地矗立在湖心小岛上,他抚摸着碑面上凹凸不平的刻印,心里默念着那一个个曾为了保家卫国而浴血奋战,直至牺牲的勇士的名字。也许有一天父亲的雕像也会在英雄谷筑起,那时他一定要亲手刻下:

  “瓦里安·乌瑞恩,一位伟大的国王。

  ——永远爱你的安度因·乌瑞恩”

  想必大批卫兵正找寻着这位擅离职守的准国王,这不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走,但是他第一次不想回去。

  没有了家人的地方还能称之为家吗?

  狼王会对他说你一定会成为像你父亲般伟大的国王。

  吉安娜会对他说节哀吧安度因。

  朝中的大臣、守城的卫兵、大街小巷的平民,盯着他的眼神中无一不流露出同情与哀伤。

  安度因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一位爱民如子,勇于牺牲的国王——就像父亲那样。他也知道大家亦十分悲伤。但安慰的话语、同情的眼神,像瓦斯琪尔茂密的水藻,将他紧紧缠绕,时刻提醒“你的父亲死了,但你要坚强。”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每每夜深人静,置身于硕大的皇宫难以入眠时,安度因总会想起黑龙王子拉西奥。

  那时他流落到潘达利亚尚不久,机缘巧合结实了同为王子的幼年黑龙。后者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身份,即使他死去的父亲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即使他被其余龙类寄予了拯救黑龙一族的无限期望。

  “你的父亲是一头狮子,那你也必须是小狮子吗?我倒觉得小狼狗更可爱。”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拉希奥懒洋洋地躺在四风谷的山坡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我的父亲是灭世者死亡之翼,可我对毁灭艾泽拉斯没有半分兴趣,有那么多闲工夫还不如去卡桑琅钓会儿鱼。”

  安度因觉得他似乎说的有几分道理,国王什么的让父亲去当就好了,那些繁琐的朝政自己不关心也不喜欢。

  四风谷的微风如母亲的手一般温柔地拂过他的面庞,锄头犁地的沙沙声和小狗的吠叫从半山传来。如果战火没有燃烧到潘达利亚,这群可爱的熊猫人也许会永远这样安居乐业,逢人便说“下次我请。”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安度因取出印有拉兹图案的卡牌,这张随他击败了无数挑战者的卡牌散发出黯淡的光芒。前不久拉兹告诉他自己的罪孽已快偿清,将步入另一个世界。他虚弱的声音饱含愧疚与不舍,但安度因仍能听出其话语中暗藏的欣喜,那是负罪者对狱外蓝天的无限憧憬。

  他把已解缚的拉兹放进挖好的洞里,用土轻轻掩上——这位赎罪者最终还清了罪孽,与艾泽拉斯融为一体,获得新生。

  安度因一度将与圣光相背而驰的力量注入卡牌,以此击败无数挑战者,维伦也从未有过异议。这位导师沉默地任由弟子“胡作非为”,甚至偶尔还助其一臂之力。

  就像许多父亲一般,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发泄愤怒,末了只一句“累了吗?”孩子便乖乖跟着回家了。

  再无敌手之后,安度因忽然对这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虽然酒馆众人并不将他当做一位失去父亲的王子,仅仅视他为游戏中的劲敌,在那里他不必负担起准国王的职责,所获得的快乐胜于在皇宫时的百倍。但他也不能永远沉溺在虚幻的快乐中。

  花儿谢了还会开,太阳落山后还会升起来,已经死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生者还得咬着牙一步步继续走下去。

  远处传来卫兵的呼唤声,安度因高高举起右手,大声喊道:“我在这。”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By 晟一GASONE(微博)

  夜深了,安度因推开厚重的房门,走进卧室。

  挂在墙面上的萨拉迈尼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金光,空无一人的房间显得愈发寂寥。风吹起落地窗帘,皎洁的月光投进来,在地上形成一个明亮的光斑。

  一只小小的古朴黑匣安静地立在光斑中。

  黑匣上刻着亡灵的标志,想必部落的人曾悄悄潜入过。

  他很想找到希尔瓦娜斯,问她为什么要撤兵,为什么要抛下他的父亲。

  其实他最想问的是为什么我的父亲不能像你一样逃脱死亡。

  为什么他连一具尸体都没能留下。

  打开匣子,一张修长的卡片躺在匣底——是一张炉石英雄卡牌。正面画着自己的父亲,瓦里安·乌瑞恩;背面写着一行小字“你长大了,安度因。”

  小王子紧紧抱住印有父亲图案的卡牌,背靠挂着萨拉迈尼的墙壁,进入了久违的梦乡。

  梦里他仍是个孩子。年幼的他牵着父亲的手穿梭在矮人的滑雪场中,勇猛的雄狮之牙自然不甘愿在平坦、毫无刺激感的滑雪场中玩乐,父子俩便避开安度因母亲的视线,偷偷爬上丹莫罗的最高峰。

  安度因有些害怕。这里实在太高了,山脚下的人已成了一个个小黑点,不知母亲是否正焦急地寻找他们。父亲大吼一声“走啦!”也不等小安度因回话,便一跃而起,驾着雪板飞驰而下。雪花伴着凌冽的寒风呼啸而至,刺得安度因几近窒息。他紧闭双眼,死死搂住父亲的脖子,感受到父亲灼热的体温,他原本砰砰直跳的心渐渐平缓下来。

  雄狮之子大着胆子睁开眼,只见漫天雪花飞扬,眼前掠过一棵又一棵苍劲的松柏。他努力抬起头,一轮皎洁的月亮映入眸中——它照亮了整个丹莫罗。群鸟划过天空,悦耳鸟鸣与父亲爽朗的笑声在群山中久久回荡。

  回去免不得又会被母亲唠叨。但无论是丹莫罗的雪,还是母亲的责难,都饱含着无尽的爱与希望。

  春天要到了。

  死去的父辈会化作天上的星辰,在黑夜里注视着我们,指引着我们。

  ——《狮子王》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本文与魔兽历史无关,纯为本人同人愚作,大家看个乐就好。有几张图并未联系到原作者,若侵权请联系删除,见谅。)

  最后弱弱地微博求一波关注:哈登菲尔德的的狗。以后会发其他游戏的文章或是一些有趣的小说~

趣味同人小短篇 雄狮之子安度因乌瑞恩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 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0
0
0
0
0
0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雷囧 不解 路过
0 [与更多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