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炉石传说专区> 资讯>

段子集 加基森时代的炉石传说酒馆百态

2017-01-02 09:39:56 网友评论0|来源:营地|作者:提里奥丶花洒丶赵四|进入论坛|进入官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看炉石时代的变化。

  第一章:落魄

  这是炉石酒馆一个普通的早晨,雷克萨像往常一样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

  与以往不同的是,雷克萨最近身边少了很多人。曾经的他进入酒馆,全然一副大人物光临的景象——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他,一群追随者团团围住他,就连旅店老板的鹦鹉也会欢迎他。而如今,他又以前形单影只漂泊天涯那时一样,成了一个独行侠。

  “一杯血帆伏特加,谢谢。”没有了缠在身边的冒险者,雷克萨径直走向了吧台。

  背对着他收拾货架的旅店老板愣了一下,然后转回身来:“哦,雷克萨,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你以前从来不喝这么烈的酒的。

  “嗯。。。你知道的,最近我比较闲,买个醉。”

  雷克萨拿着酒,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扭头望向窗外的风景——清晨的阳光撒向大地,远处的雪山是那样让人着迷。“那里,应该会有什么奇珍异兽吧。它们也许能成为我的新朋友。”雷克萨陷入了无尽的遐想。

  然而,一阵喧嚣把他从幻想拉回到了现实。原来,是加尔鲁什和萨尔来了。他们还没进门,就被酒馆里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在人群里,雷克萨可以认出几个曾经他的追随者——现在,他们以一副全新的奴颜媚骨,出现在了另外两个兽人身旁。

  即便是宝刀,也有老去的一天啊。

  “信仰不是光鲜亮丽时的谄媚,而是落魄潦倒时的坚守。”不知是谁,曾经跟雷克萨说过这样一句话。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而现在他大概懂了。想到自己曾经的“追随者”现在就在离自己不到几步远的地方巴结讨好另一个人,他不禁笑出了声。

  “被人尊称为猎爹”“成为所有人的噩梦”“敌人在他的攻势面前溃不成军”。。。雷克萨回忆着昔日的辉煌,在酒精的麻醉下进入了梦乡。

  就在他熟睡时,觅食归来的米莎踏入酒馆,悄无声息地卧在了他的身边。

  第二章:榜眼

  一个人在榜眼的位置上待得越久,就越渴望当上状元。

  大德鲁伊玛法里奥自从加入这个小酒馆,就一直表现不错。当然,也只能用不错来形容。

  酒馆第一的宝座几度易主,而玛法里奥在第二把交椅上坐得倒是很稳。于是乎,酒馆里的人给他起了个极为亲切的外号——“万年老二”。

  他所在的位置是酒馆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包揽那个席位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美梦。但是,待在那儿的玛法里奥并不满足。

  每次奋斗的结果都离完美只差一步,不甘心也是人之常情。所以,玛法里奥一直在寻找机遇——一个能让他登上王位的机遇。

  前不久,他在青玉魔像身上看到了希望。无尽魔像大军的铁蹄将敌人碾碎,没有人可以在这样一支精锐之师的攻势下生还。他已经等不及去指挥这支大军作战了。

  加基森的新朋友们刚到酒馆,他就在第一时间跑到玉莲帮那里要来几个青玉护符。这些翠绿色的护符被他如视珍宝般握在手里——他感觉,他握着的不是护符,而是登上酒馆顶峰的机会。

  但他又发现,变化的不只是他自己。加尔鲁什不再是那个只会防守的懦夫,萨尔又一次放弃了图腾之道,选择与海盗为伍,就连安度因也将一群巨龙纳入麾下,不再一味地“见招拆招”。自己还在招兵买马,敌人却已经兵临城下。这些魔像大军成型比他想象的要漫长的多。玛法里奥大失所望。

  几天后,当加尔鲁什和萨尔两人在酒馆共同制霸的时候,酒馆里一时间全部在为他们喝彩。他们站在聚光灯下,是那样的神气,那样的自豪。

  而玛法里奥呢,他一个人坐在酒馆的阴暗处,身边的酒瓶已经堆叠如山。别说榜眼,他现在连探花都不是了。烂醉如泥的他,把青玉护符把丢到脚下,踩了个粉碎——就像曾经他想象中,他的魔像大军把敌人踩碎那样。

  第三章:奋进

  坚强的人并非没有软肋,他们只是把软肋藏得更深了一些。

  “沉浸于过去的人没有未来。”加尔鲁什常常这样想。

  于是,他挺直了腰板,尽力朝前看。酒馆里的人,不管是谁,都会多多少少留恋过往的风景,唯独他没有。从来没有。他相信,在别人停下来,回头的时候,就是他超越他们的最好时机。比起美好的昨天,他选择追求更加灿烂的明天。

  “加尔鲁什先生,我走了。你多加保重。”战歌指挥官向他道别的时候,几乎要流下眼泪。

  但他只是“嗯”地应付了一声,就转身陷入了沉思——没有了这个女兽人的带领,他手底下这群奴隶主何去何从。

  在冲锋被修改的那一刻起,他知道了,他和那只狼人的缘分已尽。没有关心,也没有送别,他便抛下狼人,思考着和谁打成一片能让自己更强大。

  战歌指挥官离去,他没有动容;狼人的分别,他选择无视。

  最近,他发现,自己的护甲在青玉魔像大军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于是,他抛弃了图哈特,去寻找其他合适的人选。几天后,图哈特看到,他和一群海盗混在了一起。为了赢,他已经抛弃的战士的尊严,不惜和这样地痞流氓同流合污。

  的确,他赢了。又一次,他成了酒馆的顶峰。酒馆里的人为他欢呼喝彩。但是,没有人打心底里喜欢他。大家都觉得,他从不看重伙伴,都觉得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就连向来待人和善的旅店老板,也免不了这样想。

  酒馆里常有人在背地里议论加尔鲁什,这些风言风语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酒馆里的所有人都见识了他的所作所为,对此他无话可说。

  但是,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知道——每个炉石酒馆的深夜,加尔鲁什都会拿着一杯奥格瑞玛佳酿,回忆着过去,回忆着曾经和战歌指挥官、狼人他们并肩作战的旧时光,默默流泪。

  第四章:彷徨

  如果可以,你愿意知道自己将在何时死亡吗,即便无法违逆。

  清晨,萨尔一如既往地来到炉石酒馆。现在,他是酒馆的最强者,酒馆里的人,要么选择追随他,要么被迫屈服于他。这样的情况,是酒馆所有人在之前都始料未及的——包括萨尔自己。

  曾经的他甚至成为了“弱小”的代名词。“像一个萨满一样”是对一个人的极大贬低。而今天,萨尔对这个说法进行了重新定义,现在的他已不再是那个生活在旅店最低层的萨尔了。

  今天,他统治着酒馆;但明天亦是如此吗。

  所有人都明白,明年四月对于萨尔来说意味着什么,萨尔自己也心知肚明——得力的伙伴全部离去,自己也让出王位,沦为平庸,甚至,再一次回到曾经的位置。

  在惶恐面前,所有的荣誉与靓丽都显得那样苍白。诚然,现在萨尔获得了自己过去梦寐以求的一切,但是,他却并不快乐。拥有得太多,让他变得患得患失。

  表面上静若止水,内心却如汹涌的波涛,一刻不得平静。明年四月——多么确切的一个时刻,每天早晨醒来,想到自己离那个日子又近了一天,他恨不得让时光倒流——回到曾经一无所有的那段时光,让一切的鲜花与喝彩,伴随着心中的彷徨,化作一场梦,随风而去。

  萨尔推开酒馆的大门,站在门口,扫视着酒馆内的景象。三年来,他在这里经历了许多,有过欢笑,有过泪水,也有过对于未知的未来的热情与期盼。他看着角落里那张他曾经常坐的桌子,又一次陷入了回忆。

  第五章:沦陷

  一个人失去他唯一的存在价值的那一刻,便是他的末日。

  吉安娜喜欢竞技模式,三年来,一直如此。他曾经尝试过在对战模式里打拼,最后的结果差强人意,但与吉安娜的高标准相比差距甚远。所以,吉安娜喜欢竞技模式。

  自从塞拉摩被摧毁之后,吉安娜的内心一直是空虚的。她怀念那段统治塞拉摩的时光,但现在,那里除了悲伤的回忆,什么都不剩。

  塞拉摩刚刚化为焦土的时候,吉安娜为了尽快走出心理阴影,来到了炉石酒馆。不就后,她找到了她的归宿——竞技模式。在这里,她是任何人无法匹敌的最强者。如果说,竞技模式是一座城的话,那么她一定是城主。

  如此美妙,就像当年统治塞拉摩一样。

  凭借着这一点,直到最近,她在酒馆的追随者一直不少。

  这些日子,越来越多的冒险者在竞技模式中不再选择信仰吉安娜,转而成为暗金教另外两个英雄的信徒。吉安娜很费解,也很难受。

  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她的追随者正在和古尔丹说着什么。她跑过去,抓着追随者的胳膊,一把把他扭过来。

  “为什么去找他?你忘了你是谁的人吗?”吉安娜的心里五味杂陈。

  而追随者一把把她甩开,不屑地笑了:“你以为你还是过去的那个你吗?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

  吉安娜愣住了。这话如尖刀一般刺进了她的心。塞拉摩的过去,现在又一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而眼前的竞技模式,不过是第二个塞拉摩而已。吉安娜哭了——上一次流泪,还是塞拉摩被毁的时候。

  又一次,吉安娜的王国沦陷了。

  第六章:回忆

  相信我,乌瑟尔绝对是这旅店里,最不会聊天的人。

  同他谈话,不出五分钟,他必定会开始吹嘘自己的过去——那时的他那样强大,那样辉煌。

  好汉不提当年勇。他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

  这天清晨,一位年轻人踏入旅店,走到柜台前随意点了一杯酒就坐了下来。不用说,他一定是新来的——因为他的旁边是乌瑟尔,在旅店稍微待过几天的人,都不会离这个落魄的圣骑士这么近。

  “嘿,小伙子,看到那边的对战桌了吗。跟你说,坐在那的两个人玩的小把戏,没有我曾经十分之一强。”乌瑟尔指了指旅店中央的桌子,在那里,古尔丹和安度因正在进行着一场比赛,旁边围观的人不可胜数。

  年轻人装作没听到,品了一口刚刚端上来的酒。

  “嘿,小伙子,听说过神秘挑战者吗。他曾经和我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他现在就在旅店,你想一睹他的英姿吗?”乌瑟尔倒是不在乎他有没有回应自己的话。

  “哦。但我更想去对战桌那边看看。”年轻人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乌瑟尔一次。

  “当年啊,军需官还在的时候,没人敢无视我手下那群白银之手新兵。只要他一声号令,我的新兵们个个都是得力战将。还有那护盾机器人,我。。。。”

   “老是吹嘘自己的过去,你有意思吗。”年轻人不耐烦了,打断了乌瑟尔的话。然后,他离开吧台,朝对战桌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乌瑟尔发出了爽朗的大笑。笑过后,他低下头,把目光转向自己倒映在杯中的脸,叹了口气。他嘀咕着,像是说给那人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如果今天的我足够出色,还用得着怀念往事吗。”

  第七章:无奈

  “努力一定会成功。”这是每一个年轻气盛的孩子都曾有过的感觉——准确的说,是错觉。安度因也是如此。

  看着其他几位英雄在酒馆大放异彩,安度因时常陷入幻想——像他这么大,正是爱幻想的年龄。他盼望着,有朝一日,他也能像那些站在酒馆顶峰的大人们一样,被鲜花,美酒,和酒馆众人的喝彩包围,成为这个酒馆的中心,让那些曾经小瞧他的家伙再也不敢狗眼看人低。

  然而,事与愿违,才是生活的常态。

  安度因努力着,朝着他心中的顶峰进发。这一路崎岖坎坷,但他从未轻言放弃。攀登途中,命运成了他所面临的最大阻力。不过,他还有一腔热血——而这一腔热血,便是他扼住命运喉咙的资本。

  他所获得的,总是比其他人差一点。有时,甚至差太多。当萨尔拿着幽灵之爪和大漩涡传送门重获桂冠的时候,安度因看着手里的净化,无奈地叹着气。

  然而他没有就此罢休。在他的新朋友里,他发现了玛瑙主教。很快,这枚棋子和一位兽人剑圣成了不错的拍档,他们与安度因一起,不断拼搏。

  结果不尽人意——一如既往地不尽人意。安度因想尽办法,却依旧停留在山脚。

  但是,加基森,这座充满机遇的城市,给了他新的希望。在这里,他获得了暗金教给他的龙息药水,结识了一位鸦人祭司和一位能窥视对方心理的龙人密探。安度因喜出望外,在酒馆的这几年,他从未获得过如此优秀的伙伴。那天晚上,他梦到了自己成为了酒馆的霸主。

  的确,凭着这些新朋友,他真正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努力有了回报,他的内心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与自信。

  但在不久后,他发现,顶峰依旧是那个顶峰。任凭他如何挣扎,也只能停留在半山腰。酒馆的第一把交椅,还是属于其他人的。站在半山腰,却发现山顶比在山脚下显得更加遥不可及。安度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落过。最终,他松开了那只扼着命运喉咙的手。

  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上山真的容易吗。

  第八章:转变

  终有一天,我们会成为自己曾经所讨厌的人。

  “我是术士,而术士就应该与恶魔打交道。”古尔丹这样想,至少,曾经这样想。

  以往,他的恶魔大军是所有人的梦魇。一只只烦人的小鬼和强大的末日守卫是他最好的得力干将。

  他过去最讨厌那些只会用法术清理手下,一味防守的英雄。在他眼里,防守是懦夫的行为,真正的强者,都会选择主动进攻。

  他曾经和雷诺·杰克逊有过一段时间交情,但他发现,凤凰涅槃之后,还是会死。于是,他对雷诺的态度一直爱理不理。果然,防守总归不是长久之策。他觉得他的观点再一次得到了证实。

  只是最近,他发现恶魔大军速战速决的策略不在适用了。恰逢暗金教来到旅店,他意识到他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好在,雷诺不计前嫌,对于古尔丹之前的冷漠他并不放在心上。很快,他们两人和卡扎库斯成了新的伙伴。

  看着古尔丹每天忙于苟活与清理随从,酒馆里的人仿佛还能听到他之前大骂这些行为的声音。恶魔?恶魔是什么?古尔丹早就把那些所谓的“得力干将”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第九章:重逢

  “你是谁?”

  “瓦莉拉·萨古纳尔。”

  “你的职业是?”

  “潜行者。”

  “你最擅长的是什么?”

  “迅疾如风,杀人于弹指间。”

  瓦莉拉向来讨厌“盗贼”这个称呼,她觉得这和小偷没什么区别。所以,她过去常向别人这样介绍自己。忆往昔,她曾是阴影中的死神,一举一动都令敌人闻风丧胆。而每当人们赞美她时,她总是拍拍身边地精的肩膀说,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啊。

  她和加基森拍卖师是很好的搭档,但是好景不长。古话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终于,这个地精和里诺艾先后遭到削弱,瓦莉拉的奇迹生涯也就此告一段落。

  “很抱歉,老伙计。也许我们以后不能再一起征战酒馆了。”分别之时,瓦莉拉流露出了平日少有的沮丧。

  “哦,请不要这样说。记住,瓦莉拉,任何时候,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拍卖师说到。

  没了老友的日子,她一如既往地拼搏奋斗。凭借着侏儒给她的一瓶磨刀油,她也算在酒馆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瓦莉拉还是以前的那个瓦莉拉,还是一样安静而致命。

  然而,命运有时会让你成为某种人,无论你是否愿意。剽窃、幽暗城摊贩、吹嘘海盗,这些新手下总是喜欢偷。瓦莉拉觉得,这是对潜行者的一种侮辱。

  “瓦莉拉,你的职业是什么?”一个小伙子不怀好意地问她。

  瓦莉拉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怎么,血精灵,你连你自己是什么货色都不清楚?”小伙子周围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我。。。。我是盗贼。”她下定决心,说出了这句话。

  自此,瓦莉拉便很少在旅店抬起头。她总是把自己的兜帽拉得很低,依靠偷鸡摸狗在酒馆苟且。

  这一天,来自加基森的新朋友们加入了酒馆。所有人都兴奋地相互交流着,酒馆一时间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只有瓦莉拉,她一个人站在旅店门口,看着新伙伴沙库尔,思考着什么。

  “嘿,接着。”听到背后有人对她这样说,她急忙扭回头,把对方扔过来的东西一把抓住。打开手掌,是两枚翠绿色的硬币。

  “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瓦莉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抬起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地精,呆住了。

  两人四目对视许久,而后又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地精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你好,美丽的女士,初次见面,我是加基森拍卖师。”

  瓦莉拉仔细从头到脚打量着面前的地精,他还是一点没变。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瓦莉拉。一名潜行者。”两只不同大小,不同肤色的手,在时隔多年之后,又一次握在了一起。

  

  清晨,酒馆一如既往地打开大门,欢迎来自天南地北的冒险者。

  加尔鲁什在对他手下的海盗做战前的整顿,他们马上就要投入到新一轮的比赛。乌瑟尔一人坐在吧台前,现在,旅店老板的鹦鹉是他唯一的听众。古尔丹的对面坐着卡扎库斯,他们痛饮着美酒——几个月前,他的对面坐着的还是末日守卫。雷克萨在酒馆门口,给过往的小动物喂食。瓦莉拉和加基森拍卖师商讨着,要不要将一些海盗纳入麾下……

  这是属于酒馆的百态。在这里的每个平凡的一天,新的故事,新的人生,在不断上演。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 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0
0
0
0
0
0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雷囧 不解 路过
0 [与更多人共享]